可乐冰激凌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萨杰】【受虐成狂】【斯文禽兽教授x玩世不恭学生】

第四章

杰克是被萨拉查教授吻醒的。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的衣服完好。而他的双手被萨拉查用领带和麻绳捆在了床头带有花雕镂空纹路的铁栏杆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拉上的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微弱得好像萤火虫的光。窗帘是复古欧式的,看起来颇为厚重。

房间里光线暗暗的,杰克心里有点茫然,他记得自己之前来到了萨拉查教授的家里“接受心理治疗”,本想把一些事情说清楚。

后来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杰克暂时想不起来了。他突然感觉自己头痛欲裂。

他无法用手摸到自己的脸,不知道自己的额头已经流了血。

从额头到脸上的血迹已经风干,由鲜红变为暗红,却为杰克俊美的脸庞平添几分妖异的美丽。


“哦,杰克……”

萨拉查教授压在杰克上面,他看着杰克漂亮的眼睛,呢喃般在他耳边轻语,边说边喘息着吻着杰克的脖颈。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萨拉查突然从杰克胸前抬起头,双手温柔地抚上杰克的面庞。

可是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温柔,只有迷醉而痴狂的欲火在热烈的燃烧。


萨拉查伸出舌头沿着杰克脸上的血迹轻轻舔上去,发自内心的赞叹,

“制造麻烦是你的个性,但它却让我为你着迷。”

杰克拼命想要扭头转过脸去,但他却没能逃脱萨拉查教授的压制。杰克看到萨拉查恶魔般的微笑,终于想起来了,在他落入现在这样的窘境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事件”之后,萨拉查教授给杰克发了一条他自己住址的讯息。

除了地址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多说,好像很笃定杰克一定会去似的。

杰克收到消息后感觉浑身一阵恶寒,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

他明白,萨拉查教授不仅是个喜欢男人的同性恋,他还是一个恶魔,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魔!

但他想了好久,还是选择去了。他虽然不情愿,但也没办法。谁让他穷呢?如果不是缺钱,他也不会那么看重期末的奖学金。

他也不想贷款,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借高利贷最后导致公司破产,最后抑郁而死。

他的心里还是留着童年的阴影。

杰克来到萨拉查教授家后,萨拉查刚开始倒还是问了杰克一些很正常的问题,请杰克讲述自己的家境和人生经历什么的。

“你说自己小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只能住在拖车上,是吗?”萨拉查教授端起桌上的咖啡啜了一口,关心的问道。

“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实在租不起房子。”杰克好像在说一件和他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漫不经心的说着。

…………

“说了这么多,你不渴吗?休息一下吧” 萨拉查教授冲杰克笑了笑。

可能确实有点渴,杰克于是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喝完后,他注意到萨拉查教授一直在温柔地注视着他,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流失,他的神智渐渐变得模糊。

萨拉查教授早就预测好,要杰克完全晕倒还需要再等几分钟。

杰克明白了,这一切确实都是萨拉查教授的阴谋。他竟然卑鄙到预先在杰克的咖啡里下了药。


“混蛋!”

杰克趁着还有一点力气直接冲向萨拉查教授揪起他的领子,一拳朝他的脸上揍过去。

萨拉查教授躲过了杰克的攻击,不过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杰克还有力气打人。

可能是因为那杯咖啡他只喝了一口吧。

杰克见没打到萨拉查教授,于是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走,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萨拉查教授却淡定地就站在杰克身后看着他,毫无阻拦的意思。

不幸的是,中途药效渐渐侵蚀了他的身体,导致他的视线也变得模糊,一下子撞到了电视旁边的玻璃花瓶上,额头被碎片划伤出了些血。

“小麻雀,这次你可飞不远了。”萨拉查教授抱起昏迷的杰克,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

评论(15)

热度(217)